沈阳 大连 鞍山 抚顺 本溪 丹东 锦州 营口 阜新 辽阳 铁岭 朝阳 盘锦 葫芦岛 绥中 昌图 商贸开发区 辽宁社区网 惠农乡村通
    东北新闻网社会频道
您当前的位置 : 东北新闻网 >> 社会频道 >> 社会热议

记者体验网红店排队做“托”:9小时排队5次赚140元

2017-08-21 07:43  来源: 解放日报  
作者:孔令君
分享到:

  排队做“托”记

  这周,记者在上海人民广场和徐家汇,干了5趟“排队的活”,总计9小时,赚得140元。

  因为排队的事,愈发让人看不懂了——上海人民广场隔着一条马路的两家店,一卖茶饮料,一卖传统糕点,数月前动辄排队数小时,人称“人广双雄”。众人皆见,四周“黄牛”叫纷纷,排队路人欲断魂。那之后,“网红店”被复制推广,时不时会有面馆、馄饨店、家具店等,从默默无闻到猛然间门庭若市,竟有盛夏露天排队近百米、遮阳伞接成长龙的“盛况”……“假排队”的质疑从未停歇,“网红店”的声明总在否认。还有店家公开“赌誓”:若有人能拿出该店雇人排队的有效法律证据,全店相送。

  争论喧嚣间,“网红”更红,但人们心底深知它不合常理。何等诱惑,能抵得上三五小时的排队耐心?可好奇心愈起,“稀缺”便体现价值,几十元钱的饮料和糕点,便能在朋友圈里享受一把被羡慕的感觉,让人心痒痒——

  好一出“心理战”和“营销戏”。然而,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明文规定,经营者与消费者之间,应当遵循自愿、平等、公平、诚实信用的原则。关于“网红店”排队的真真假假,目前落实证据和具体执法存在困难,记者想深探究竟,故应聘“排队托”,去看那众生相。

  “自己人”与“真客人”

  9时45分,人民广场的来福士广场门口,正是记者这批“排队托”的集合点。这是昨晚在微信群里约好的。在各种兼职网站和群里,“排队充场”均被形容为“打酱油活”,轻松、凑数。

  “同事”总有一两个掉链子的,拖拖拉拉,群里各种迷路和问路,10时出头才凑齐11人,一路逶迤去干活。任务是给附近一家新开业的、不过数平方米临街热狗店“捧场”——干活前领队集中吩咐几句要点,一要买最便宜那款热狗,可打包也可自己吃,留好小票事后报销;二是别紧张,切忌猥琐张望,要自然大方,装成普通客人;三要在群里听指挥,有时可分批去,有时要一起排队“轰”一下。

  众人无异议,开工。

  等热狗的间隙,大家站在店门附近玩手机。领队常在附近巡走蹲坐,观察队伍,视情在微信群里发来注意事项:“排成一队,要有秩序”“等候时也尽量在旁排成一队”“热狗也可在门口吃”。

  新人新店新工作,大家都挺认真,不过似乎也免不了尴尬——热狗做得挺快,即便十来人排队,并敬业地在店门外消磨时间,前后逗留也就20多分钟,若三四人分批去排,不过十来分钟。大多数时候,记者环顾四周,竟都是“自己人”,彼此默默使个眼神,相视一笑。偶尔,在消磨时间时有“真客人”来,见排队,稍迟疑,店长机灵,招手脆喊:“这边点单。”排队者们便迅速自觉地让出一条道。

  或许是考虑“自己人”的“重复率”不能太高,于是每人每两小时只能排3次,真正的“工作”时间不过约40分钟。其余时间,自由活动,玩手机之外,可以逛书店或超市,吹着牛和空调,等群里召唤。

  休息的间隙,大家分析起这家热狗店的成败得失。有人嫌它产品单一,热狗不好吃再请人排队也没用;还有人说,市口不好,周围居民多是大爷大妈,适合卖葱油饼和大饼油条,这种针对年轻人口味的热狗该开到学校附近去。大家还给热狗店算成本,要负担店租和人工,一天至少得卖出200根热狗,可到了17时30分,看收银条上的编号,当天不过卖了73根,其中还有不少是“自己人”买的……

  原本沉默的领队忍不住插话:“店家出钱太少,排队人太少了……”他和对方商量过,至少要四五十人,十人一批来排队,这样人流不断气势足,重复排队的间隔时间长了,组织者、排队者也相对轻松。他举例说起上次组织给某茶饮料店排队充场,叫了100多人;还有一次,他为某限量版手机造势,召集来1000多人,而且几乎都是大学生。“给多少钱才能干多少事。”他说。虽然抱怨店家出资不够,但他当天的朋友圈,仍然发布了该热狗店排队的“火爆”照片和视频,配文字:“生意杠杠的。”

  干这行,他自称是“元老级”,还有个颇具江湖气的网名兼绰号。真名不知,姑且称之为“大哥”。

[1]  [2]  [3]  下一页  尾页
(责任编辑:张珺)

东北新闻网
微信订阅号

东北新闻网
手机版

东北新闻网
法人微博

新闻客户端
Android版

新闻客户端
iPhone版

 
关键词:

打印】【收藏】【关闭窗口

*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,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,
请您来信来电(024-31885629)声明,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。
东北新闻网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,违者依法必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