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阳 大连 鞍山 抚顺 本溪 丹东 锦州 营口 阜新 辽阳 铁岭 朝阳 盘锦 葫芦岛 绥中 昌图 商贸开发区 辽宁社区网 惠农乡村通
    东北新闻网社会频道
您当前的位置 : 东北新闻网 >> 社会频道 >> 社会热议

退休教授沉迷买保健品19年:终看清套路,出书揭暴利乱象

2017-10-09 14:39  来源: 澎湃新闻  
作者:陈雷柱
分享到:

  黄勤曾花6万元买的“频谱屋”现在成了一家人的“家庭桑拿室”。本文图片均来自澎湃新闻记者陈雷柱

  黄勤曾花费6万元购买的“频谱屋”现在成了一家人的“家庭桑拿室”,她无法确定这款保健器械是否有效,但在获悉它的出厂价只有2万元后,她对此深恶痛绝。

  “暴利,毫无底线的暴利。”9月28日,黄勤在展示过家中仍保留的几件“大件”保健器械后,告诉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,过去的19年间,她曾沉迷于保健品,先后花费了40余万元,一度成为多个保健品公司争相拉拢的“重点对象”。2014年她生病住院期间,陆续赶来十多名保健品公司的销售人员对她嘘寒问暖,“甚至有人帮我把内裤都洗了。”

  这样的“特殊待遇”也曾让黄勤感到心里暖暖的,但她后来发现背后存在的乱象,开始借亲身经历,在自己出版的心理健康类书籍中揭露这些问题。

  “我不敢说这些保健品全部都没用,但确实有假货,真货当中部分也暴利地可怖。”黄勤说,有些保健品公司利用老年人对健康的期待,对疾病的无奈以及对死亡的恐惧心理,从老年人手中大肆敛财,这让她感到厌恶和反感,“没用的说成有用的,一百元的东西他们能卖到上千元,简直没有底线。”

  “我希望以我的经历,提醒老年人谨防上当,也希望在未来,保健品市场能够逐步规范,再也没有套路和陷阱。”黄勤说。

  孙女病逝后重视健康,逐渐陷入保健品漩涡

  黄勤随手拿起放置在床边的一个橡皮玩具,扔向远处,一直缠在她身边的纯白色比熊犬很快追了过去,她扶了下眼镜坐下,唱起歌来:“两只皮鞋,两只皮鞋,跑得块,跑得块,一只变成酸奶,一只变成胶囊,真奇怪,真奇怪……”

  这名已87岁的退休老教授唱完这首歌之后爽朗地笑了起来,她说歌词虽然有些夸张,但也在一定程度上反应了保健品行业存在的问题,“至少是缺乏信任的”。

  黄勤曾是浙江大学心理学教授,退休后定居广州。1998年,她的孙女因肾衰竭病逝,她一度哭晕在殡仪馆,被紧急送往医院后,她被查出患有糖尿病。

  由于孙女的病逝,黄勤开始越发关注健康及养生,也是从这一年起,她开始疯狂购买保健品。

  最初接触到的那些保健品公司名字,黄勤至今仍记得很清楚。2000年,她花两万元报名参加了一个学习班,被带到一幢别墅里生活了一个月。她说,那一个月里,她几乎没有吃饭,每天都吃蔬菜或喝蔬菜汁,“他们把这个叫养生排毒,一个月之后身体的各项指标确实都正常了,但这个养生排毒个过程是无法复制的,因为我并不知道自己吃的是什么,他们并没有教授我们任何东西,与其说学习,倒不如说是体验。”

  那一年,黄勤70岁,这次体验让她切实感受到了保健的必要性,也让她对保健品从需要变成了依赖。

  随后的十几年间,黄勤开始不断购买保健药品及器械。由于经济条件不错,只要有保健品公司的业务员推荐,几乎所有的产品她都会购买,少有犹豫。不过,购买这些东西时究竟花了多少钱,她从不跟家人讲。到现在,她自己也记不清究竟买了多少保健品,“总价值大概40万吧。”

  “最多的时候我一天要吃四款保健品。”黄勤说,由于出手阔绰,好说话,她成为一些保健品业务员专盯的“重点对象”,到2015年前后,她被纠缠得连手机都不再使用了。那段时间,黄勤最多时一天能接到二十多个推销电话,就算换了手机号码,仍有一些业务员能够找到她,“电话太多,说的都是保健品的事,虽然我那时候信这个,但毕竟自己一个人用不了那么多,被这些‘小鬼’缠得不堪其扰,躲避不及。”

[1]  [2]  [3]  下一页  尾页
(责任编辑:张珺)

东北新闻网
微信订阅号

东北新闻网
手机版

东北新闻网
法人微博

新闻客户端
Android版

新闻客户端
iPhone版

 
关键词:

打印】【收藏】【关闭窗口

*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,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,
请您来信来电(024-31885629)声明,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。
东北新闻网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,违者依法必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