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阳 大连 鞍山 抚顺 本溪 丹东 锦州 营口 阜新 辽阳 铁岭 朝阳 盘锦 葫芦岛 绥中 昌图 商贸开发区 辽宁社区网 惠农乡村通
    东北新闻网社会频道
您当前的位置 : 东北新闻网 >> 社会频道 >> 法治聚焦

“幽灵”拐卖者:豫陕甘连环拐卖案始末

2018-01-12 08:00  来源: 澎湃新闻  
作者:明鹊
分享到:

  多年来,王军(化名)活得像冷血幽灵一般。

  没人知道他内心是怎么想的,他常用化名,没有身份证,常年不回家,回家也“不讲一句真话”。1995年妻子离家出走后,王军把儿子“送”去河南伊川县,换来五千块钱,从此开始拐卖与躲藏的人生——

  他一边打工一边寻找儿童下手,利用亲戚、工友的不设防,去他们家里吃喝玩住,然后拐走他们的孩子,卖到伊川县。

  二十多年来,王军辗转陕西、河南、甘肃等地逃亡,曾无数次设想过被警方抓捕,直到2017年4月12日,他身穿迷彩服,头戴安全帽,在陕西凤翔县一处建筑工地落网。

  追捕他的陕西省彬县公安局调查发现,1997年至1999年间,王军先后拐卖了4名儿童,而此前他就曾因拐卖儿童被判刑七年。民警说,在拐卖案中,只有孩子找到亲生父母才能确认,因此还无法确定王军实际拐卖了多少人。

  连环作案

  陕西省蒲城县刘家沟村,王军来到景小侠家时,穿一身西服,扎着领带,肩上挎着一个皮包,那是1995年的重阳节,王军说从延安打工回来,顺道过来看看妻姐景小侠和妻姐夫刘宏军。

  景小侠对这个妹夫印象不佳:好穿着,嘴巴也滑溜。但总归也是亲戚。

  第二天早上,刘宏军上工去了,王军说要带侄子去买方便面。景小侠当时在屋里烧饭,没有多想,胡乱应了一声“好”,王军就这样带走了三岁的刘江,走的时候,王军的皮包还放在景小侠家里的缝纫机上。

  景小侠后来翻开皮包,里面只有一把牙刷和一条毛巾。

  刘江被带走时,穿红色的上衣,蓝色的裤子,红色的布鞋,景小侠清晰记得。她不相信王军会拐卖自己孩子,和丈夫刘宏军跑到王军老家陕西省乾县紫遥王家村寻子。王军三嫂刘凤(化名)回忆,景小侠夫妇在家门口“坐了一天一夜”,但王家人都不知道王军去了哪儿。

  正当刘宏军发疯似的找儿子时,王军把侄子刘江卖去了河南伊川县城关镇,之后又开始四处寻找孩子拐卖。

  1997年10月某一天,池均录在去彬县火石咀煤矿上班的路上碰到曾经的工友王军,对方说他好几天没吃饭了,池均录看他可怜,就带他回自己家里吃饭。

  当天晚上,王军和池均录、池的三个儿子睡一个炕上。“就睡在这,”20年后,池的妻子李霞霞指着家里的炕说,“我们做饭给他吃,找地方给他睡,他把我孩子拐走了,我恨死他了。”

  第二天早上,池均录去上班,王军把池的第三个儿子——六岁的池三洋偷偷带走了,走的时候李霞霞正在屋里煮面,王军跟她说带池三洋去买东西。

  二十年前,王军和池均录以及池的三个儿子曾一起睡在这张床上。

  2017年,彬县池均录家,还是二十年前的模样,一栋老式的土砖房。

  拐走池三洋一个月后,王军又跑到陕西宝鸡陇县,遇到一起打过工的张红耀,到张红耀家里住了几天后,他称想回家但没有路费,张红耀当场给了他十块钱。

  第二年收麦子时节,王军又来到张家,此时张红耀去了新疆打工,王军在张家住了一个晚上。第二天早上,张的妻子李桂珍去地里割麦,家里的婆婆给王军做早饭时,王军把张红耀儿子张少峰带走了。

  张红耀女儿当年告诉母亲,她亲眼看见王军把弟弟带走了。李桂珍后来又听村里的割麦人说,一个陌生人把她的孩子带走了,过村口的桥时,张少峰哭喊得非常厉害,但割麦人以为陌生人是娃的舅舅。

  两年后,陕西宝鸡陇县刑警队的人告诉张红耀,王军被抓住了,张红耀和妻子燃起了希望,但看到警方带来的孩子后,他们觉得不像是张少峰,“当时还采血鉴定了,后来就没有消息了”。

  其实,他们当年见到的孩子,也是被王军拐卖的孩子之一,但并不是张少峰。直到2017年7月,彬县公安局才通过王军和中间人的口供找到张红耀的儿子张少峰。

  1995年,被拐走了儿子的刘宏军来到蒲城县公安局报警,后来他和妻子景小侠找遍了周边省份,甚至还去了内蒙古,但凡攒够一点钱就出去找,这样持续了十来年,也没有结果。刘宏军郁郁难解,后来得了脑梗,整日待在家里垂头丧气。

  大约十年前,刘宏军和景小侠离婚了。

[1]  [2]  [3]  下一页  尾页
(责任编辑:张珺)

东北新闻网
微信订阅号

东北新闻网
手机版

东北新闻网
法人微博

新闻客户端
Android版

新闻客户端
iPhone版

 
关键词:

打印】【收藏】【关闭窗口

*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,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,
请您来信来电(024-31885629)声明,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。
东北新闻网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,违者依法必究。